0318想象的共同体读书笔记

/ 0评 / 0

第三章 民族意识的起源
作为一种早期资本主义企业的形态,书籍出版业充分地感受到资本主义对于时长那永不止息的追求。……“书商主要关心的是获利和卖出他们的产品,所以他们最想要的是那些能够尽可能地引起多数当代人兴趣的作品。”
……资本主义的逻辑因此意味着精英的拉丁文市场一旦饱和,由只懂单一语言的大众所代表的的广大潜在市场就在招手了。……
资本主义的这种朝向方言化的革命性冲刺还受到了三个外部因素的进一步推动,而这其中的两个因素更直接导致了民族意识的兴起。A 第一个,也是最不重要的因素,是拉丁文自身的改变……古老的拉丁文之所以神秘,并不是因为它的题材或风格,而根本就只是因为它是书写的,亦即因为它作为文本的地位。现在拉丁文则因被书写的内容,因语言自身language-in-itself而变得神秘。
B 第二个因素,是其本身之成功同样受惠于印刷资本主义的宗教改革的影响。在印刷术出现以前,罗马教廷因为拥有远较其挑战者跟发达的内部传播渠道,因此总是能够在西欧轻易地赢得对异端的论战。然而当马丁路德在1517年把他的宗教论文钉在威登堡教堂的门上时,这些论文被用德文印刷出来,并在15天之内就已经传遍全国。……
C 第三个因素是,被若干居于有利地位并有志成为专制君王的统治者用作行政集权工具的特定方言缓慢地,地理上分部不均匀地扩散。在此我们必须记得,在中世纪的西欧,拉丁文的普遍性从未与一个普遍的政治体系相重合。……事实上,西欧在西罗马帝国瓦解后政治上的四分五裂意味着没有一个君主有能力垄断拉丁文,并使之成为“专属于他的国家语言”。因此,拉丁文在宗教上的权位从未拥有过足以与之相对应的真正的政治权威。
行政的方言诞生于印刷术和16世纪的宗教纷扰之前,因此(至少在一开始
)他必须被视为促使神圣的想象的共同体衰落的一个独立因素。 ……
在每一个案例中,语言的“选择”显然都是逐渐的、不自觉的、实用主义的——更不用说是偶然的——发展过程。因此,它和19世纪的妵在面临怀有敌意的群众性语言民族主义时自觉的施行的语言政策完全不同。这一差异的一个明确表现是,旧的行政语言就只是那样而已:它们就只是官吏为其自身内部方便而使用的语言。当时并没有要将君王的语言系统性地强加在各个不同的臣民群体之上的想法。但是,这些方言跃升到权力语言的地位,从而就某个意义而言成为拉丁文的竞争者,这确实对促成基督教世界中想象的共同体的衰落起了作用。
……在积极意义上促使性的共同体成为可想象的,是生产体系和生产关系(资本主义)、传播科技(印刷品)和人类语言宿命的多样性这三个因素之间半偶然的,但又富有爆炸性的相互作用。
……这些印刷语言以三种不同的方式奠定了民族意识的基础。A 首先,并且是最重要的,它们在拉丁文之下,口语方言之上创造了同意的交流与传播的领域……这些被印刷品所连接的“读者同胞们”,在其世俗的、特殊的和“可见之不可见”当中,形成了民族的想象的共同体的胚胎。
B 第二,印刷资本主义赋予了语言一种新的固定性fixity,这种固定性在经过长时间之后,为语言塑造出对“主观的民族理念”而言是极为关键的古老形象。……因此,纵使12世纪的法文和15世纪维永Villon所写的法文相去甚远,进入16世纪之后法文变化的速度也决定性地减缓了。“到了17世纪时,欧洲的语言大致上已经具备其现代的形式了。”
C 第三,印刷资本主义创造了和旧的行政方言不同的权力语言。不可避免的是,某些方言和印刷语言“比较接近”,而且决定了它们最终的形态。那些还能被吸收到正在出现的印刷语言中的比较不幸的表亲们,终因不能成功地坚持属于它们自己的印刷语言形式而失势。……
要解释印刷语言、民族意识以及民族国家质检不连续的相关性discontinuity-in-connectedness,我们必须探究在1776年到1838年之间出现在西半球的一大群新的政治实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