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6想象的共同体读书笔记

/ 0评 / 0

第一章 导论

……上述的思考,有助于表明一个事实: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发生的每一次成功的革命,如中华人民共和国、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等,都是用民族来自我界定的;通过这样的做法,这些革命扎实地植根于一个从革命前的过去继承而来的领土与社会空间之中。相反,苏联和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却有一个少见的共同特定,就是拒绝用民族来为国家命名。这个事实显示,这两国不但是19世纪前民族期王朝国家的而继承人,也是21世纪国际主义秩序的先驱。 ……关于“民族”的诡论(3):各种民族主义在“政治上”的力量相对于它们在哲学上的贫困与不同意。换言之,和大多数其他的主义不同的是,民族主义从未产生它自己的伟大思想家;没有它的霍布斯Hobbes、托克维尔、马克思或韦伯。这种“空洞性”很容易让具有世界主义精神和能够使用多种语言的知识分子对民族主义产生某种轻视的态度。 ……我想,如果我们把民族主义当做像“血缘关系”kinship或“宗教”religion这类的概念来处理,而不要把它理解为像“自由主义”或“法西斯主义”之类的意识形态,事情应该会变得比较容易一点。 遵循着人类学的精神,我主张对民族作如下的界定:它是一种想象的政治共同体——并且,它是被想象为本质上有限的limited,同时也享有主权的共同体。 A 它是想象的,因为即使是最小的民族的成员,也不可能认识他们大多数的同胞,和他们相遇,或者甚至听说过他们,然而,他们相互联结的意象却活在每一位成员的心中。……事实上,所有比成员之间有着面对面接触的原始村落更大(或许连这种村落也包括在内)的一切共同体都是想象的。区别不同的共同体的基础,并非他们的虚假/真实性,而是他们被想象的方式,抓挖的村落居民总是知道他们和从未谋面的人们有所关联,然而这种关联性,就如同可以无限延伸的亲族或侍从clientship网络一般,是以特殊主义的方式被想象的。…… B 民族被想象为有限的,因为即使是最大的民族,就算他们或许涵盖了十亿个活生生的人,他们的边界,纵然是可变的,也还是有限的。没有任何一个民族会把自己想象为等同于全人类。…… C 民族被想象为拥有主权,因为这个概念诞生时,启蒙运动与大革命正在破坏神谕的、阶层之的皇朝的合法性。民族发展臻于成熟之时,人类史刚好步入一个阶段,在这个阶段里,即使是普遍宗教最虔诚的追随者,也不可避免地被迫要面对生机勃勃的宗教多元主义,并且要面对每一个信仰的本体论主张与它所支配的领土范围之间也有不一致的现实(宗教内的主流成为了“多元”其中的一部分)。民族于是梦想着成为自由的,并且,如果是在上帝管辖下,直接的自由。衡量这个自由的尺度与象征的就是主权国家。(原来的“异端”因多元主义而获得了自由,以“主权”与“国家”的形式) D 最后,民族被想象为一个共同体,因为尽管在每个民族内部可能存在普遍的不平等与剥削,民族总是被设想为一种深刻的平等的同志爱。最终,正式这种友爱关系在过去两个世纪中,驱使数以百万计的人们甘愿为民族——这个有限的想象——去屠杀或从容赴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