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生活方式

/ 0评 / 0

也许从人的生命开始,就有着不同的人生选择。

有的人想要站在黄土高坡上唱出雄健嘹亮的山歌,有的人选择在南方的湿润天气中撑着雨伞慢慢寻留,有的人选择于大片的农村土地上找到属于自己的祖先遗魂,有的人选择在都市生活中寻求生活的种种新奇体验。

而有的人选择在经历了以上所有的生活之后,尝试一种跨文化的生活方式,寻求在域与域之间的那种边缘体验,这或许可以用来形容周励,以及她的《曼哈顿的中国女人》。

如何抱着莫大的勇气,在经历了多年的北大荒生存时段后,选择了从医,接而成为记者,再以偶然的机会成功留学,最后成为中美贸易之间的重要桥梁?或许只有周励做得到。

回顾当时国内如此严峻的生存环境,这或许对周励这样的理想主义者来说,并不能成为她成长路上的绊脚石。周励在上海这样的城市长大,带着身份的困惑,她又下乡去了北大荒,在见到了农村生活与城市的迥然不同之处的同时,她也意识到了作为一名正在“学习”的知青,想要通过正式途径返回城内,是多么困难——想要调职?当地将她强行留下。想要考大学?时间截止,再也没有机会。北大荒的某些人们用种种手段将知青返城的途径一一封死,企图让他们成为北大荒,这块对知青而言毫无生命活力、只有单调乏味的物质生产生活的土地,的终生祭奠品。

但,这些困难在经过周励的一番捣腾之后,总能变为另一种新的机遇。就算北大荒不让她调回城内读书,她也可以脚踏实地,先从获取一张医师学位证做起。就算她被那些所谓的“档案问题”所困扰而调至极度偏僻的农村当小诊所医生时,她也不听天由命,反而借助自己的学业知识帮助了那些重病患者,赢得了她离开当地时那些村民对她的一片赤诚。

再反观我们,距离周励有着近乎三四十年年龄差距的我们,缺因社会的分工化、专业化而被迫与社会外界隔离,缺乏了众多方面的生活经验,乃至在面对小小的生活问题上都要小题大做,缺乏自信,胆怯,儒弱,最后情绪失控,嚎啕大哭。

在不能回到历史条件的情况下,我们是否有办法针对自身的缺陷,做出一些能够完善自身的改变?周励也为我们提供了参考依据。

这位女性在勇敢尝试了自费留学这一途径之后,在异国大地上充分展现了属于中国人应该具有的情态:灵活、勇敢以及包容。

光是依靠四十美元开启留学之旅,就足以令人感到惊叹。保姆、零工、记者、推销人员……在一个讲究职业能力的社会,周励能够在短时间之内迅速转变观念,完成自己的财富积累,这何尝不值得我们的深思?如果是我们,如果我们在域外,在一个没有任何熟人相识的陌生地域进行生存,我们做出的第一件事,会不会是走到无人访问的小溪边,默默啜泣?会不会因为不敢迈出与现实社会进行各样交流的那一步而选择躲在小角落里,困顿,忧郁,乃至结束自己的生命?

况且,我们无法想象的信息壁垒,就这样被周励轻松的打破了。可别忘了,周励虽然在留学期间进行了商业学科的学习,可她还兼有有另一个特殊条件——她不是本国人。既然不是本国人的话,那么她如何完成了身份的被信任?她依靠的是兼具商业社会的理性、成熟与来自东方文明的勤奋、踏实。没有任何代理公司的经验,她从图书馆的黄页书册做起功课;找不到目标客户,她考虑周全,进行地毯式的搜寻;面对刁钻客户,她主动利用合法的商业规则,巧妙避免了重大的经济利益损失。由零到一,试问没有多年来培养而出的闯劲,又如何而成呢?

最后,是她的文化包容。

多样的生活经历带给她多重的文化身份,继而使得她能够游走在各个文化的边缘,享受文化交融带来的种种新鲜,这或许可以被当作一种十分独特的生活方式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