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为何为“史”——《西方文论史》学习报告

/ 0评 / 0

如果没有历史,那么我们的生活将会变成什么样子?结构、语言、解构、虚无……也许这样的生活初次看来具有新奇感。但可惜的是,当新奇感固化为另一种新常态,那么新奇也就不再新奇,我们又将开始寻求另一种刺激了。所以我们需要学习历史,更何况,是代表外域思想者们的思想结晶——西方文论史。

西方文论史,是什么?在喜欢结果论的同学们看来,它可能只是一堆老头在自己的生活环境里所发的牢骚——美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定义?美不就是美吗?美不就是好看,不就是看着舒服么?在喜欢过程论的同学们看来,它又是另一番风景了——“真”与“假”,不同的观点碰撞,更多的思考角度,漫长的观念变迁……它变动着,便已经显得有意思了。

文学文学,作为一种从表达工具衍生出来的独立学科,它的起初包含着非常功利的观念:一种作用于社会生活的文字工具。除了直观的政治功能以外,它还兼有“寓教于乐”的作用——这些都是将“理性的内核”装入“感性的外壳”之中。在距离古希腊古罗马遥远的中国,也在相同的年代有着与之类似的见解:“兴”、“观”、“群”、“怨”……如何让自己的政治见解以更加生动有趣的表现方式为人所接受,成为人类意识萌生阶段的一大重要问题,而文学的本质,也开始有了雏形。

当中国正在区分“文”与“史”的区别时,位于地球另一角落的亚里士多德,也开始了这场思辨活动。既然历史描写过去,那么就让历史忠实的从事这份工作,让文学来描写未来,帮助我们预测可能发生与必然发生的事情——文学在此刻已然出现了些微浪漫主义的色彩。

就此开始,文学的独立身份开始展现,一场场文学观念风潮也就此兴起。宗教神秘主义影响下的文学,连接了圣父、圣灵、圣子,一心只想返归以太;古典主义影响下的文学,虽少了些活泼生动之气,但也有着某种程度上的合式与典雅;启蒙主义影响下的文学,成为了政治变革运动当中的号角;文艺复兴与浪漫主义影响下的文学,彰显了书写者的主观情感;现实主义影响下的文学,对真实的理解也更加深刻……每一种主义都从自己的社会背景角度出发,为文学内涵的丰富提供了属于自己的样本。

各个思想家们也在对于文学的探讨中,形成了更多的思考角度。有的从逻格斯出发,让人们对于事物表象与本质的认识变得明晰,接而又有思想家接过这把文化火炬,形成了“理式”观念,又或者形成“绝对精神”,达到了思考的更高境界。但也有的从社会实践出发,主张对于客观事物的真实摹仿,先是完全的细节刻画,再是具有一定拼合痕迹的理想真实,最后变成了“典型人物”、“典型形象”,对真实更加多样的思考方式也就此展现。再者,也有的在宗教神秘主义的影响之下,认为人的创作本能来自于“灵感”,或者认为只有心灵才是书写的源泉。又再者,有的人根据气候因素,表达关于不同气候环境之下文学表现的风格及成因……从此,文学不再只是又一段段文字构成的文本,在不同观念的支配之下,文学竟也能够跳出不同姿态的舞步,成为这些有趣思想的表现载体。

不同的观点碰撞,除了让我们见识到观点本身以外,还让我们试图去理解这些观点所产生的时代环境。有的人受到过城邦民主制的迫害,对民主制度耿耿于怀,对文学也抱有着敌对的看法——诗人都应该被赶出理想国。也有的人高举文学,将文学赋予了“预言者”这一神圣的职责。有着保守主义倾向的思想者们,在基督教思想的影响之下,认为文学是神秘的,而一种既定命运的观念,又使得创作者们不难有忧郁之情,文学也更加显示出一种独特魅力。与之相对的反驳者们,则从积极改造社会的角度出发,将文学看作是人民现实状况的反映。意见不一,不会使学术发展停滞不前,反而,多个极端的相互冲击,糅合而成的兼容并包模型,将碰撞所带来的积极效应成倍地增大。

《西方文论史》对我而言,便是有着这样的效果。如果光注意到当代西方文艺的各种先锋实验,那么我们有可能只会停留在对于它们表面的理解当中,而不能体会到在它们背后所提供土壤的精神结晶。虽然我们生活在一个景观的、去历史的社会,对艺术的追求也不免显得粗俗、低下,但我们仍然有着一颗向往真正艺术的心。而通过《西方文论史》,我们才有机会能够与各位艺术思想领域的前辈们握手,了解过去,活在当下,把握未来,从更远古的观点交锋中寻求自己的观念发展方向,做一个更有趣,也更有意义的完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