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社会》

/ 0评 / 0

让 鲍德里亚《消费社会》,南京大学出版社

第一章

丰盛

环境、氛围、商店,交换价值规律
丰盛与全套商品——堆积、赠与、节日以及一系列的物的汇聚,服装、器械、化妆品是构成商品的系列,导致购买者逻辑性地从一个商品走向另一个商品
杂货店,消费的综合活动——相比前者的商业一条街,产品更加大量集中,留给游戏的探索性空间较小,不把同类的商品并置在一起而是采取符号混放把各种资料都视为全部消费符号的部分领域,文化中心成了商业中心的组成部分,成为“一门新的生活艺术,一种新的生活方式”,成为一种“普遍主义”模式下产生的“氛围”
实际的购物中心帕尔利二号——工作、金钱、季节变得貌似不再成为负担,成为了一个不断循环重复的“有利条件”,而性别也在这种条件的影响下成为了不必要的条件,:“被控制、被润滑和被消费的‘粪便性’从今以后将不分事物,不分社会关系,到处蔓延,无所不在”

消费的神奇地位
决定消费的神奇思想——“消费中受过圣迹显示的人也布置了一套模拟物、一套具有幸福特征的标志,然后期待着幸福的来临”,标志成为了思想信仰的巨大表现,而富裕变成幸福的符号积累,消费在某种意义上不是为了提高生产效率而是为了满足购买者在平庸生活中的那点“小幸运”所需要的一种仪式

货船的神话——使用符号(?)

灾难的完美诱惑——图片、新闻和信息的普遍消费在于牟取现实符号中的现实,在于牟取变化符号中的历史等,在一片密探练习开冲锋枪的新闻中,图片是某种先兆和事先得到的享受,而不作为信息本身来阅读,他包含了一种读者想象的暗杀企图;对现实性、“真相”和“客观”的更为贪婪的要求,影响写实电影、新闻报道、快讯、爆炸性照片以及论证资料的产生;这些形象符号和信息也就是我们所消费的东西在实际上就是消费了我们平日心中的宁静,并且由于与外界的距离而得以巩固;广告话语不解释不提供意义,他们精心地消除了意义和证据,以一种无句子的直陈式取而代之,是一种重复的命令式,而那种建立在真伪基础之上的意义和诠释的传统逻辑遭到了彻底颠覆,言语化变成了工业化式的生产

最美的消费品:身体

今天的一切都证明身体变成了救赎物品,在这一心理和意识形态功能中它彻底取代了灵魂;消费尺度是缺乏了解的尺度,空洞地、大量地了解符号的基础上对真相进行否定;封闭的日常生活带来的宁静需要永久性的被消费暴力来维系,比如在电视前观看越南战争图像的轻松的电视观众;大众传媒戏剧性的夸张在于想要解决清教徒的道德与享乐主义者的道德之间的矛盾,这种个人范畴的宁静必须像被剥夺的价值一样经常收到灾难命运的威胁与环抱,与享乐经济;命运的激情的和命定性的符号只有在有所防御的区域周围大量的涌现,才能使得日常性重新获得伟大与崇高,“日常命定性”,这也是一种特别的感伤

增长的恶性循环

集体开支与重新分配(?)

增长的计算或国民生产总值的神话——计算的幻影

浪费——在极为必需的范围内,可以被称之为“消耗”,具有特别的社会功能,印第安人在交换礼物的宗教节日里通过对宝贵财富的竞相破坏来实现对于社会组织的巩固;现今生产的东西并不是根据其使用价值或可能的使用时间而存在而是根据其死亡,因而引起价格上涨速度的加快,一种商品的预有安排的“自杀”为代价,以时尚的幌子蓄意使之陈旧,减少它的使用价值,增加时尚价值;

第二章

消费的社会逻辑

福利的平等意识——

工业体系与贫困——
新的分离——所有具体的自然价值逐渐转变为生产形势,即经济利益和社会特权

等级机构——人们试图把相同的铲平等作为缓和社会不平等、等级以及权利和责任不断加大的东西但事实上加剧了其分化,这种平等只是形式上的平等而事实上却很抽象;盲目拜物的逻辑就是消费的意识形态

拯救的一面————古董的特别声誉

关切的神话
一切都是服务,决不是单纯的产品而是作为个性服务作为额外赠品被提供的

旧石器时代或最初的丰盛社会——

一种消费理论

人类经济学的解剖——“一种有偿付能力的需求”

物品的变化需求的变化——

对享受的否认——

一种结构分析——

丰盛社会中的混乱

暴力——言语效果,符号社会学系统

娱乐系统或享受之束缚——“没有权利不幸福”,对任何事物的普遍好奇,消费者总怕错过各种享受,起作用的不是欲望也不是品味而是“娱乐道德”,充满了自娱的绝对命令

作为新生产力征象和控制的消费——

个体的符号逻辑功能——

自我消费——

个性化或最小的边缘差异(P.P.D.M,最小的公共文化)

成为或不成为我自己——个性的欲望“成为真正的自己”,实际上并不然

差异的工业化生产——无论怎么进行自我区分实际上都是向某种某种范例趋同都是通过对某种抽象范例某种时尚组合形象的参照来确认自己的身份,于是整个消费进程都受到人为分离出来的范例的生产所支配;他们并没有给一个人贴上独特的标签,而只是标明了他对某种编码的服从、对某种变幻的价值等级的归并;这种个性化中有一种类似于自然化的效果实际上是现实中把自然扼杀然后再把它当作符号来重建;个性化本质上与自然化功用化文化化属于同个时代,取消了人们之间的真实差别,使人们及产品都同质化,并同时开启了区分鉴别统治的一种工业垄断性集中,有些类似于宗教或社会运动:即在自身的原始冲动小消退之后才建立起教堂或制度;托拉斯;

消费变体——“就是高层阶级通过一种张扬的亚消费战略来对抗’新来乍到者‘:于是那些已经达到目标的人便有一种倾向,即:将自身的限制强加给那些与他们平起平坐的人”

区别或类同——

编码和革命——

结构范例——

男性范例和女性范例——两方面的范例并非自然两性差别的结果而是系统区分逻辑的结果

第三章

大众传媒文化

新潮,或过时事物的复兴——“有时同样的事在历史中会发生两次:第一次,他们具有真实的历史意义,第二次,它们的意义则只在于一种夸张可笑的追忆、滑稽怪诞的变形——以来某种传说性参照存在”,文化消费也是如此;这种文化消费也就是在否认事物和现实的基础上对符号进行颂扬(比如孩子当不再是孩子时,人们便将童年神圣化)

文化再循环——

转盘和计算机或最小的公共文化(P.P.C.C)——转盘机制,即需要通过筛选重现才能用特定能指来替代的不定能指,是一种与理性研究无关的尝试和错误进行调校的初级探索方式;计算机:比如答题游戏,从本质上而言不应该仔细地区考虑而应该根据光学元件光学驱动模式看到正确答案把它当成一种刺激要素记在心里,尤其不要做分析性思索;

最小公倍数(P.P.C.M)——艺术作品的成倍复制只是将某些内容或象征性活动归入到消费逻辑即符号操作中去,成倍备份作品本身并不会导致任何凭名画或品质的损失;杂志出版物的大多数读者认为自己喜欢它们的内容并属于一种知识的追求,但这种文化实用价值这种客观目标很大程度上是由社会学上的交换价值复因决定的,实际上这种消费在一般意义看来只是对社会地位编码要素这种目标的需求,因而本来意义上的文化内容在此将只不过是内涵的次要的功能;工业美学设计的唯一目的就是使那些工业物品重新具有美学或形式上或游戏式的统一,这种统一通过环境功能氛围功能等次要功能而使它们全部相互联系在一起,为文化提升符号下的交换提供方便

媚俗——

摆设和游戏——

流行:一种消费艺术——

信息的配置——

媒介即信息——

广告媒介——

伪事件和新现实——编码规则,可消费的

超越真伪——

最美的消费品:身体

您身体的秘密钥匙——广告的情感转向,“一种功用与形式的和谐结合”的模式(工业美学)

功用性色情——

快感原则和生产力——使个体把自己当成物品,进行自恋式投入

当代身体策略——

身体是女性的吗?——一切在名义上被解放的东西都是建立在“监护”价值体系之上,这些同时引导着消费以及社会放逐行为的价值是不负责任的,是对名誉的过度强调,导致阻隔了真实的社会经济责任,这种自恋式解放成功地抹杀了他们的真正解放(把青年规定为叛逆,变为特殊范畴以避免叛逆向全社会扩散并且此范畴由于被控制在一个特殊角色即叛逆之中而被中和,女性与性解放也在同样的模式下相互中和,在“把性解放的所有社会危害都规定在女性以及其身体的概念中”)

医疗崇拜:“状态”——

苗条的牵挂:“线条”——线条崇拜

性交换标准——

广告中的象征与幻想——

休闲的悲剧或消磨时光之不可能性

时间的概念被二分法,走向了一个极端,以证明时间的重要性:海底探索或其他自然景点的广告

关切的神话

社会转移和母性转移——“善行”掩盖了利益,实际上只是以前被剥夺的财富中的一部分

微笑之做作——模拟真实的交流口吻,变成了技术统治社会的价值体系

游戏时间,或对服务的滑稽模仿——

广告和赠品意识形态——广告的诀窍在于到处使用货轮魔法来取代市场逻辑,一切产品都被作为服务来提供一切真实的经济进程都被社会性地改编和重新诠释为赠品、个性效忠和情感关系的作用;各种广告被最大化弱化的行为首先是为了改变广告作为经济约束方案的形象并维持其作为游戏、庆祝、漫画式教诲、无私社会服务的虚构形象

玻璃橱窗——

疗养社会——

关切的暧昧和恐怖主义——如今暴力社会控制程序已经被一些有参与性质的一体化模式所替代比如议会或者选举形式;通过恳请和关切实现的政治控制还伴随着一种对动机本身更内在的控制,这种关切实际上是恐怖主义的,这是一种家长式分析的压制立场

社会测定的兼容性——

证实与赞许("Werbung und Bewahrung")——

对真诚的崇拜:功用性宽容——

丰盛社会中的混乱

暴力——

非暴力亚文化——

疲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